Contact Us      Bookmark this page    Sign up | Login | My Account | Wishlist
 
0 items in your cart
Cart Empty
Beauty & Health
Grocery
Shop by Weight(kg) :
 




Product
牛车水不老情话 - 1 pc
牛车水不老情话 - 1 pc
牛车水不老情话 - 1 pc view larger image
981-4157-74-0 牛车水不老情话
新加坡故事


书名          
作者        
出版年         
主题分类       
适合阅读年龄   
出版/发行

页数
:牛车水不老情话
:思静 
:2005
:新加坡故事
:13岁以上
:玲子传媒私人有限公司
:114页

 
Product Code: CBK1049
 

Yum Price: US$8.75
Market Price :

 
Sold Out
Click to add WishList Add to Wishlist
 
  Tell a friend about this site or product

Product Description

思静与爱侣资深作家黄大礼半世纪的坚贞爱情,谱写了牛车水一个最美丽的童话。
50年的爱情路怎么走过来?一个贫家女和文艺小说中的英俊书生,如何在现实中恩爱偕老7相守一生的圆满婚姻对现代男女有怎样的启示9这正是本书所要彰显的意义和价值所在。
文学的文本是历史的备忘录,思静的牛车水系列文字,恰恰为我国留下了一个特定时代中一个南来移民重要聚居地的最珍贵史料。
摘录自本书序文

本书三个篇章
◆我和大礼的奇异爱情
◆广合源街
◆危楼里的七家房客

关于作者:
思静,原名伍酲女,字佩瑶。原籍广东阳江县。1934年2月25日在新加坡出生。幼年生活坎坷,12岁始进入养正学校读书,至小学四年级,因家贫母殁,被迫停学。
    作者自小喜爱阅读,写作方面亦具潜能。失学后初期,获南顺学校校长梁志生先生(即已故作家梁山)之同情,夜间义务教读古文、诗、词,并借阅新文学书刊,多方勉励,奠下根基。
    1990年参加《联合早报》主办看图写历史比赛,以《可怕白的黑衣》一文获优异奖,激发写作兴趣,陆续推出作品,分刊于《联合早报》各副刊。其中《我是妈姐的养女》一文,反映当年公馆真实生活,尤令文坛瞩目。
    1993年获新加坡文艺协会文艺敬礼的表扬。现为该会永久会员。
    1994年出版《我是妈姐的养女》一书;2000年出版《木屐踩过的岁月》散文集;2002年出版英译本LOTUS FROM THE MUD与DOWN  ME MORY LANE IN CLOGs:2003年修订、再版《木屐踩过的岁月》,同时推出本书的青少年版《狮城往事》。

序:
等待解读的情话黄佩卿
    还记得2002年7月12日牛车水原貌馆开幕日么?在官方机构的策划与导演下,一对鹤发老人,携手回到他俩缘定终生的牛车水,风风光光地举行金婚之庆,一时传为城中佳话。
    牛车水的活力是否召唤得回来仍有待证明,思静与爱侣资深作家黄大礼半世纪的坚贞爱情,却谱写了牛车水一个最美丽的童话。
    50年的爱情路怎么走过来?一个贫家女和文艺小说中的英俊书生,如何在现实中恩爱偕老?相守一生的圆满婚姻对现代男女有怎样的启示?这正是本书所要彰显的意义和价值所在。
    本书结集的三篇文章,《危楼里的七家房客》为思静近作,也是她的封笔之作。
    思静一生有着多重的、错综的身份,在人生不同阶段扮演了落差甚大的不同角色。
    一个贫苦、卑微的妈姐养女,历尽重重波折后嫁作幸福的、平凡的家庭主妇;一个刹那间涌上心头的感触,让她步出厨房,摇身为备受瞩目的写作人;无心插柳之下,又作了民俗历史的记录者;霜发斑斑之时,还在国人的眼球前,全国媒体的聚光灯下,担演金婚大团圆的女主角。
    人生如戏71年的坎坷起伏,活脱脱一部传奇电视连续剧;悲欢离合,如梦似幻。
    1991年,这位妈姐的养女冒起于新华文坛,像怀旧电影里走出来的人物,幽幽的画外音中,她娴静、真挚、从容地,诉说着自己前半生的故事,用文字拼凑了一个几近湮灭的有声有色的旧世界,让人惊讶地窥探了三四十年代牛车水的妈姐、公馆主、琵琶仔等底层人民有血有肉的真实生活面;原本子人浮表、模糊、刻板,甚至是戏剧化的妈姐等人形象,鲜明立体饱满了起来。
    叫人刮目相看的是,《我是妈姐的养女》洋洋万多言的心血之作,出自这位当年已过半百之龄的祖母之手,原来她自小失学,但得良师指导,勤奋浸濡于新旧文学,早已内化为一股创作的动力,一旦情之所至,半生风雨路上蕴蓄着对人对事、对土地对生命翻滚的情感,立时倾泻而出,笔下如潺潺泉涌,汨汨不可抑止。
    当然,其作家伴侣黄大礼,以及专栏作家儿子建筑师虎威的并肩扶持,组成了一个家庭写作兵团,一门三支健笔相互鼓舞。
    她一篇接一篇地写,十余年来,为新华文学留下了一大批珍贵的文字,感性而忠实地记录了早年以牛车水为中心的点滴民生民俗。叫人感佩的是,其惊人记忆犹如一部性能特佳的录像机,倒带似地放映了久远年代的一景一物,一人一事,细腻而鲜活,透发着艰苦年代底下挣扎求存的人们质朴的、粗犷的、坚韧的生命力,以及群居生活中自然萌发的或美丽高洁,或丑陋猥琐的人性。
    旧日脏乱但富有生命力的牛车水消失了,眼前一样车水马龙的牛车水,只是一个再造的旅游点,要在艳丽的外表下寻找昔日的灵魂,无异于缘木求鱼。
    思静是土生土长的牛车水女儿,正因她从深层的生活中而来,她描绘的牛车水的生活场景才如此真实而富有张力。
    文学的文本是历史的备忘录,思静的牛车水系列文字,恰恰为我国留下了战前一个南来移民最早聚居地的最珍贵史料,以致当新加坡历史博物馆为筹备设立牛车水原貌馆而搜集材料的当JL,思静结集出版的两本书《我是妈姐的养女》(1994年,新加坡文艺协会出版)和《木屐踩过的岁月》(2000年,玲子传媒出版),备受重视,被定位为很生动地刻画出那时代牛车水的面貌,是她给社会和学术界的一项大贡献(新加坡历史博物馆馆长林孝胜2001年致思静信函,刊《我是妈姐的养女》修订本,2002年亚太出版)。
    原貌馆里还特设一间思静房,仿她小时候一家多口局促而居的住家布置。馆外并悬挂一张思静的巨幅照片,人来人往,一抬头便触及她那慈蔼和煦的微笑。
    历史塑造了她,她也塑造了历史的一部分。

    学者说过,伟大的文学作品不但是为它的同时代人而存在,也是为以后时代的人们而存在的。
    俱往矣,过去的人,过去的故事!幸有这一篇篇负载着过去的文字,牛车水的丰富历史啊,就等待着现在和以后的人们去解读、去重建。
    
(2005年5月8日)